长沙这群“妈妈们”跳起舞来宛如阳光

阳光艺术团在市群艺馆排练。

阳光艺术团演绎原创舞蹈《麻石街的堂客们》。受访者供图

阳光艺术团挑战高难度,演绎《妈妈的光阴》。

  长沙晚报掌上长沙11月17日讯(全媒体记者 宁莎鸥)群众文艺,在不少人眼中打着自娱自乐的标签,但事实上,其中也有不少力创精品、水平堪比专业院团的优秀团队。长沙阳光艺术团便是代表之一,以舞蹈见长的她们,拿过中国艺术节大奖、节目选送过湖南卫视,还举办过专场晚会。一帮平均年龄50多岁的“姐姐们”是如何“乘风破浪”蜕变为群文明星的呢?记者今日就在长沙市群众艺术馆排练现场专访了该团团长阳红,聆听了阳光艺术团13年来的心路历程。

  规章八易其稿 用管企业的方式管艺术团

  阳红在学习舞蹈中认识了有同样理念的舞蹈爱好者,大家一拍即合,2007年,阳光艺术团就这样应运而生了。“我是搞企业的,其他团员也来自各行各业,都是非专业的。但大家小时候参加过红领巾、小杜鹃等艺术团,时隔多年仍怀抱着艺术理想,这就是我们的共通点。”阳红介绍道。

  阳光艺术团成立之初,只有15号人马,大家自由参与,也沾染了群众艺术团的“通病”:迟到早退多,纪律松散。阳红一看急了,这样下去怎么可能排出精品?企业家出身的她想了个主意,能不能用管理企业的方式来管理艺术团呢?

  于是她召集团员共同商议,八易其稿,最终出台了一本密密麻麻的章程。大家管纪律的管纪律、管服装的管服装,权责清晰,各司其职,各尽其责。

  章程规定,无论是谁,迟到就得罚款。这一举措起初极不被人看好:“大家自愿参加,要罚钱,谁还来?”但团中每个人都各管一块,谁也不好意思带头违规,最后居然咬牙坚持了下来,练舞也越来越认真。

  管理虽然严格,但生活中阳光艺术团其实很有人情味。有一年团员冯惠莉生病,团员们人面广的帮忙找医生、安排住院,有空闲的轮番看护照顾,让她很快就重回舞台了。团员生活中有什么困难,大家也都是集思广益,排忧解难。

  久而久之,阳光艺术团越来越有凝聚力,舞蹈水平也因此突飞猛进。每次去市里省里比赛,她们总是名列前茅。许多人也前来询问,这支跳舞这么好、气氛这么棒的团队叫什么名字。越来越多的人慕名加入,弄得团里不得不定期举行面试。“形象气质、文化水平要达标,理念要接近我们才会选中。”阳红不无自豪地说道。如今,阳光艺术团从最初的15人发展到50多人,每个人都跳得一支好舞,艺术力量一步一步壮大。

  摔倒了接着跳 坚持原创精品屡获大奖

  有了人气,还得有作品。阳光艺术团13年来一直坚持一条原创、精品之路。

  搞艺术的都知道,这条路并不好走。为找舞蹈精品,艺术团广寻名师,有一次她们就联系上了中南大学知名舞蹈老师郭贝贝,希望能由她创作一支舞。郭贝贝根据自己与母亲的经历,创作了展现母子情深的现代舞《妈妈的光阴》。这支舞先由中南大学的专业团队排演,请了团员们去观摩。可是看过演出,阳红却有些犯难了:“难度太高了,很多动作必须腾空跳起,迅速落下在地上翻滚。我们这些‘老胳膊老腿’能做到吗?”原创者郭贝贝其实也有这样的疑虑,说不行就降低难度吧,

  眼见这么好的作品,阳红当即便表示,不改动作,不降低难度,我们试试。大家迎难而上,一套动作做不下来,那就分解动作后反复练习。团员们膝盖青了、腰痛了是常事,但没有一个人喊苦。

  两个多月后,艺术团再请郭贝贝教授去指导。舞蹈跳到高潮部分的撕心裂肺表演,全体演员从后台扑向前台,双膝落地用惯性滑动向前的一整套动作,让郭贝贝激动地跳了起来。她没想到,这群“妈妈们”居然真的“啃下”了硬骨头。后来,《妈妈的光阴》荣获了第五届湖南艺术节金奖。郭贝贝成为了她们的艺术总监,一直给予编排和指导。

  《麻石街上的堂客们》,这支舞蹈由副团长罗亚玲亲自主创,展现了老长沙的非遗和风情。为还原麻石街的景象,道具要求有原汁原味的木屐和油布伞。可现在都机械化生产了,预算又有限,哪里找得到?罗亚玲坐长途公交,寻遍了周边的乡镇,终于找到了肯帮忙的工匠。道具做了改,改了做,请老师,做音乐,作品倾注了她的全部心血。市群艺馆对作品非常重视,专门腾出会议室当排练场用。

  排练起来也不轻松,传统木屐又厚又重,走路都不跟脚,更别提要大幅度跳舞了。一时间,排练厅不时有人摔倒!“几乎每一个人都摔过。”阳红回忆道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《麻石街上的堂客们》参加第十届中国艺术节决赛,拿到了文化部颁发的优秀奖。

  2017年,在成立十年之际,她们在市群艺馆实验剧场举办了“欢乐潇湘.灿烂阳光”阳光艺术团成立十周年专场文艺晚会,并获得圆满成功。艺术团也成为了全省为数不多能举办专场文艺晚会的群众文艺团体。

  热心公益 点亮自己温暖他人

  团名之所以叫“阳光”,也是取点亮自己、温暖别人之意。阳光艺术团同时也是文化志愿者,只要有需要,她们就会去到长沙各个角落,进社区、下福利院、到部队,为观众送上慰问演出。

  长沙市第一福利院便是她们经常去慰问的目的地,市第一福利院还授予了她们优秀志愿者服务团队的称号。她们喜欢去福利院,福利院的居民也喜欢她们。老爹爹老娭毑看到跟她们年纪相近的团员,觉得格外亲切。有位老娭毑每次演出完都会拉着阳红的手说:“下次你们还要来啊。”

  “阳光人觉得做文化志愿者是一种社会责任,爱好舞蹈是一种情怀,坚持是一种修行,用这种情怀坚持不懈德承担社会责任是一种幸福。”阳红如是说道。

【作者:宁莎鸥】 【编辑:谌程】
关键词:长沙
>>我要举报
晚报网友
登录后发表评论

威尼斯人官网【正网平台】_长沙晚报数字报

热点新闻

回顶部 到底部